当前位置:南京往来有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邓迪情感邬君梅 把洋丈夫培养成了“中国式好男人”
邬君梅 把洋丈夫培养成了“中国式好男人”
2023-05-26

面对妻子的“软硬兼施”,奥斯卡说:“我知道,你希望我做一个‘中国式好男人,这很难,可我能做到。

邬君梅,《末代皇帝》里的文绣、《建国大业》里的宋美龄、《蜗居》中的宋思明夫人,《人物》杂志曾评选她为“50位世界最美丽的女人之一”,美国电影艺术学院还聘请她为奥斯卡终身评委。面对众多光环,她说:“我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女人。”

这个有名的“普通女人”嫁给了一个离过婚的洋导演,她的婚姻会怎么样呢?

等他离婚了再嫁给他

邬君梅是我国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朱曼芳的女儿,十四五岁时,她就在影视表演方面显示出过人的才华。16岁时,她参加了《青春万岁》的演出。时隔不久,意大利导演贝尔托鲁奇筹拍《末代皇帝》,为了物色饰演女主角文绣的演员,他像皇帝选妃子一样挑选饰演者,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贝尔托鲁奇遇到了邬君梅,他觉得她就是心目中的文绣,立刻邀请她出演。因为这部戏,邬君梅获得了意大利电影节金像奖提名,从此蜚声国际影坛。

出色的邬君梅,身边自然有许多优秀的追求者,但她直到遇到了意大利美籍导演奥斯卡后,感情才有了最终的归宿。

1994年,奥斯卡到香港拍摄电影《消失的女儿》,邬君梅担任片中的女主角。当时她正经历情感挫折,虽然心情低落,但仍兢兢业业地拍戏,没有因此而影响工作。

奥斯卡知道她的遭遇后十分关心她,给她讲故事、说笑话,努力逗她开心,为她疗伤……邬君梅很快振作起来,并被他的才华和幽默深深地吸引住了。

拍完这部片子后,两人已是依依不舍。然而当时,奥斯卡为了孩子还没和感情已经破裂的妻子离婚,他们还不能结婚,邬君梅只能耐心地等待着。

3年后的一天,奥斯卡突然打电话给邬君梅,告诉她:“我离婚了!”终于等到这句话的邬君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马上和奥斯卡飞往拉斯维加斯,仅用了15分钟就办好了结婚登记手续。

那一刻,邬君梅流下了激动的泪水,奥斯卡说:“你以为我是天下最傻的男人吗?那个枷锁刚解除,还不到17个小时,又套了一个新枷锁,我可是心甘情愿的!”

1996年12月18日,邬君梅和奥斯卡在美国一家教堂举行了烛光婚礼。

这段姻缘起初并不被邬君梅的亲朋好友看好,他们都为她捏了一把汗。奥斯卡的父亲是意大利人,母亲是法国人,他从小受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,又是国际知名电影导演和制片人,身边美女如云,加上他是二婚并有两个孩子,大家都感到困惑:“国内有那么多好男人排着队等你挑选,你怎么就嫁给了这样一个‘危险男人’?”

一时间,邬君梅和奥斯卡的婚姻备受关注。

夫妻性格发生激烈的撞碰

邬君梅性格倔强,是个典型的“辣妹子”,婚后,她和奥斯卡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,媒体也纷纷拿这些小事来炒作。

于是,朋友们纷纷打电话给邬君梅,询问她的家庭近况,甚至还劝她离婚。邬君梅说:“我承认,当初是我主动追求奥斯卡的;我也承认,我跟奥斯卡的生活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。但是,我嫁给他以前,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,我不后悔,我更不会跟他离婚!我会过上幸福生活的。”

虽然邬君梅早就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,但她和丈夫依然矛盾不断,吵嘴成了家常便饭。好在吵架时,邬君梅说汉语,奥斯卡说西班牙语,两人都听不懂对方的话,所以伤害不大。后来,为了了解丈夫语言里的攻击性,邬君梅开始学习西班牙语,而奥斯卡也学起了汉语。

没过多长时间,他们在吵嘴中都听懂了对方的“国语”,为了防止冲动之下说话会伤害到丈夫,邬君梅又改说上海话,从而避免了矛盾升级。

两个人的矛盾集中体现在中西文化的差异上。邬君梅早年就到好莱坞发展,对西餐礼仪并不陌生,但奥斯卡还是觉得她的动作没做到位,非要教她怎么使用刀子叉子。邬君梅烦了,干脆针锋相对,从中国餐馆找来一把筷子,又炒了一盘花生米,让奥斯卡夹花生米。奥斯卡这下被难住了,邬君梅看着丈夫笨拙的样子笑弯了腰,奥斯卡对她没辙了。

2009年11月初,法国某影坛颁奖晚会邀请邬君梅和奥斯卡出席,不喜欢热闹的奥斯卡接到通知后当即就婉言谢绝了主办方。主办方觉得遗憾,就迂回通知了邬君梅,并叮嘱她一定偕奥斯卡出席。邬君梅知道奥斯卡擅自做主后十分生气,对丈夫大发脾气,奥斯卡莫名其妙地大喊:“你太情绪化了。”邬君梅更来气了:“你代替我拒绝出席晚会,你太不尊重我了。”奥斯卡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对,立刻向她道歉,并承诺和她一同前往。看到丈夫妥协,邬君梅也歉疚地说:“我也不是不讲道理,只是火气上来了,克制不住。”

参加晚会的那天晚上,邬君梅特意穿上礼服、镶钻高跟鞋,还佩戴了珠宝首饰,打扮得十分隆重,打算在红地毯上展现风采。然而走进晚会现场门口的时候,她突然感觉有些不对,奥斯卡却告诉她:“我熟悉这里,错不了。”她还是疑惑:“为什么没有红地毯,没有记者,没有司仪,没有签名牌呢?”奥斯卡反问,“为什么要有那些呢?”等她醒悟过来的时候,奥斯卡已带她从侧门走进了大厅。

邬君梅心里窝着一股气,但她没当场发火,得体地和奥斯卡一起参加完了晚会。然而一回到家,她就忍无可忍地跟奥斯卡大吵起来:“红地毯不走,你偏带我走侧门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奥斯卡说:“我不喜欢热闹,走侧门正合适。”邬君梅说:“你还像男人吗?”

奥斯卡觉得她说得太过分了,要求她对他说“对不起”,可倔强的邬君梅死也不肯说,惹得奥斯卡直跳脚。

之后,奥斯卡让步,提议说:“我俩一起说对不起,行吗?”邬君梅仍然不肯认错,奥斯卡只好“投降”。他幽默地说:“没想到你这么漂亮,怎么还有纳粹的另一面。”话音刚落,邬君梅就扑进了他的怀抱。在她看来,中国男人就是宠着女人,外国男人也应该这样。

面对妻子的“软硬兼施”,奥斯卡说:“我知道,你希望我做一个‘中国式好男人,这很难,可我能做到。你不就是要我处处让着你吗?”邬君梅说:“你错了。”’

她认为,“中国式好男人”应该是走进妻子内心的人。

洋丈夫成了“中国式好男人”

奥斯卡是个爱吃醋的男人,婚前,他全力支持邬君梅拍戏,婚后就没那么大度了。他常对邬君梅说:“你早已把我的心填满了,如果你从中分出去一点,我的心就会空缺一块。”

有一次,邬君梅出演《红磨坊》,与男主角伊万有大段的激情戏,奥斯卡对此感到很不爽,隔三差五就约伊万的未婚妻一起来探班。丈夫的前来虽然让邬君梅有些尴尬,但敬业的她没有丝毫松懈。拍完戏后,她看到奥斯卡绷着脸,就主动提出把片场的戏原原本本地跟他演一次,奥斯卡便无话可说了。几天后,奥斯卡自动离开《红磨坊》剧组回家去了,临走的时候,他还决定动员伊万的未婚妻也离开了片场。

邬君梅从丈夫的表现中得到了如何使婚姻保持新鲜和甜蜜的启示,她决定既要做奥斯卡的妻子,又要做他的情人。

有时离家拍戏,她就让自己“消失”一段时间,关掉手机不与丈夫联系,让丈夫找不到她。等拍完戏回到家,邬君梅再给他一个惊喜。

邬君梅最高兴的事是给丈夫做饭。她经常向婆婆学习如何做莱,并打听丈夫的口味,后来,奥斯卡吃她做出来的莱总是吃得有滋有味。

2009年,邬君梅受邀出演《建国大业》中的宋美龄,返回了中国一段时间。拍完戏回到家,她惊喜地发现丈夫竟然学会了做中国菜。原来,奥斯卡为了给妻子一个惊喜,不仅从网上购买了几本中国菜谱,还找人来把菜谱译成西班牙文照着做。邬君梅喜欢清淡的口味,他就专门研究烧制江浙菜。

当奥斯卡端上一桌的江浙菜,邬君梅意外地发现菜的味道还不错,更令她惊喜的是,洋丈夫居然能熟练地使用筷子夹花生米了。这顿饭,邬君梅吃得很香,她享受着一个妻子最平凡的幸福。

2010年2月初,春节即将到来,邬君梅很思念远在中国的家人。奥斯卡理解妻子的心情,他把早期拍摄和收集的妻子娘家人的生活画面制作成一个短片,播给妻子看。邬君梅看着这部短片,感动得流出了泪水。之后,奥斯卡用摄像机拍摄自己用汉语拜年的画面,再加上和妻子在一起的生活点滴片段,制成一个电子短片发给邬君梅的家人,慰藉中国亲人的思念之苦。

做完这些,奥斯卡问:“你认为我这个丈夫怎么样?”邬君梅幸福地说:“你是个好男人!”